追蹤
瘦菊子燦爛的球季
關於部落格
  • 8596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一個字:錢!─談80年代台灣棒球的導向

80年代是台灣棒球的轉型期,基層三級棒球成長的球員潮,開始湧向成棒隊,但軍種球隊、社會隊與大專隊無力銜接,白白耗費雄厚的球員資產。這在70年代我已經提到過,在80年代更嚴重的是,基層三級棒球熱退燒,風氣、實力不能和60年代末、70年代相比,過度明星化,普及度不夠,導致基層中空化。菁英球員最後奮鬥的目標,是中華成棒隊正選國手,選上後,未來還是前途茫茫;比他們年輕的球員,實力、經驗都無法取代,整體水準下滑。因而開始有職業化、改善制度、大環境的呼聲。

當自家土壤貧瘠時,「出走」成為唯一的路。今天台灣一流新秀球員棄台灣而去,隨陳金鋒、曹錦輝、王建民等人的腳步,追逐美國「大聯盟之夢」。80年代的明星球員則以日本為目標,由於必須役畢才能出國,年齡都不小了,「二郭一莊」是少數直接從一軍出發,二軍則是常態,更多的是打日本社會隊,但至少比在國內擠合庫、台電好。

19791120日李宗源赴日加盟羅德開始,台灣棒球好手一個個奔向東瀛討生活。李宗源之後,是高英傑李來發到日本南海隊,郭源治到中日,何明堂、李志俊到熊谷組社會隊、劉秋農到山葉隊林華韋、黃廣琪是山葉發動機隊,徐生明到韓國化粧品隊;84年奧運表演賽拿銅牌後,「出走潮」更是龐大,趙士強、許正宗到本田技研,陽介仁、林易增到阿部企業,吳復連、蔡生豐和涂鴻欽陸續進了熊谷組;林文城在熊本市微笑堂;葉福榮、林仲秋是仙台市的伊藤榮堂丸,在都市對抗賽中為日本香煙隊效力。後期有謝長亨和康明杉在五十鈴汽車、黃平洋日本通運、郭進興伊藤榮堂丸、林琨瑋川口球友俱樂部隊等;再晚一點是,呂明賜加盟巨人軍,陳信義到中日龍、郭建成進養樂多。這等於是我心目中的「夢幻中華隊」!

這個時代,民眾對三級棒球年年冠軍已不感到稀罕,媒體也明白,美國世界少棒聯盟所辦的三級基層棒球賽的「夏令營」特質,棒協也想改變三級基層棒球畸型的「奪標主義」,回復教育和運動的本質,但功利主義及賭風早已附在棒球文化的底層了!球迷在看台灑錢讓球員吃紅,屢見不鮮;家長會成員良莠不齊,拿棒子進場追打小球員或裁判的場面,也時有所聞。教育部體育司的重點發展學校,有其美意,但功利色彩就更濃,不是重點學校完全沒意願組隊;小球員早早以明星、英雄自居,缺乏人格健全的培養,一輸球就沒人理。曾有高中校長對我說,誰想組棒球隊啊!自找麻煩,家長、球員背景都不單純,很難回到教育面。我想這是以偏概全的說法,但也是運動員在社會地位不高的縮影。

少棒、青少棒時期,為了冠軍,越級投手不勝凡舉;教練土法煉鋼,超齡訓練,過量投球與不當的重量訓練,使少棒球員到青少棒就掛了,青少棒好手到青棒又掛掉一批。從第一代金龍少棒隊「魔手」陳志源、七虎蘇豐原和第二代金龍的蘇百慶、第一代巨人許金木、第三代金龍劉宗富、台北市陳志舜、林永隆、第一代高雄立德林文祥到鼓山趙良安,球齡都沒超過10年!

80年代初,有兩屆在美國羅德岱堡遭淘汰,中華青少棒1981年首度進不了決賽。青棒到成棒也一樣,好苗快速萎縮,白白浪費了豐厚的基層人才。棒球訓練只有一套,用遍小孩到大人!只為奪標,思想落伍,還不能理解美國世界少棒聯盟規則的用意,以為美國人小心眼,不愛台灣年年拿冠軍,像世界少棒聯盟嚴格規定青棒以下三級棒球賽的投手,須受隔日隔場限制,是避免投手過勞,減少運動傷害之苦,而我們就一直操到爆,現在也好不到哪!

球迷流失也是一大因素,80年代台灣經濟大幅起飛,娛樂多樣化,基層棒球賽已不再是民心的寄託。二、三十歲以上的球迷,隨小國手的成長,轉而支持成棒隊,「梅花旗」文化、輔大對抗賽盛況空前,基本上只是「南美和北華興」的餘緒,可惜因體育績優生保送制度不良,企業與校方建教合作無利可圖,棒協輔導無方,使「梅花旗」無法像日本大學名校早慶戰那樣,成為悠久的傳統。好在是,在悲觀時,總有一個奇蹟出現,挺住台灣棒運!比如131中華隊首度擊敗業餘棒壇霸主古巴;84年奧運棒球表演賽銅牌;呂明賜「亞洲巨砲熱」;92年奧運銀牌;2001年世界盃第三名。等等,都拯救了台灣棒球的命脈。

但不能永遠等待奇蹟。謝國城先生為國內點燃三級棒運之火,接著就積極想推上國際舞台,卻在19801229日於馬偕醫院心臟病突發逝世。接手的榮工處長嚴孝章,熟稔國際事務,為國際棒總會籍不斷與中共奮戰,同時善盡會員國責任,熱心參與國際棒總(IBAF)的比賽,與美國世界少棒聯盟(LLB)有漸行漸遠的趨向,我們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「世界賽」。19817月,中華青棒第二隊參加美國俄亥俄州紐華克城第一屆世界青棒賽,有歐、美、澳、亞11國參加; 19825月中華春秋少棒隊參加在巴拿屬舉行的第三屆世界少棒賽。但兩支代表隊預賽就被淘汰。我們終於見識到世界級的水準!

榮工處接掌棒協,榮工四級棒球隊也漸成為國內棒壇龍頭,一如當年謝國城時代的合庫。1986年中華盃四冠王,1987年更寫下四級棒球選拔賽、國手選拔賽「四冠王」的空前紀錄。同時,成為中華隊職棒創始與92年奧運代表隊的中流砥柱,像陳義信、陳金茂、羅世幸、孫昭立、藍文成、黃平洋、郭建成、羅敏卿、王光熙、楊章鑫、黃文博、任志偉、葉君璋、王光熙、郭李建夫、張文宗、黃忠義、曾貴章等等,可說名將如雲。

惋惜的是,嚴孝章198682日病逝奧地利,就人去政息,榮工處對棒運不再用心,榮工少棒1988年解散,青少棒1992年解散,成棒1993年解散,至今以贊助的方式支持強恕和北體。80年代解散的球隊還有虎風(空軍)和中油。軍種球隊和公營事業解散球隊,最令我不解這,兩單位都是老牌球隊有錢,選手又不難找。說穿了就兩個原因,一個是只想得冠軍,有好實力才想組下去;其次是掌權人對棒球沒興趣,說破嘴也沒用。

但也有人極為熱中,兄弟飯店和同發建設就是例子,但資源都無法和虎風、中油相比,就憑一股勁,想完成不可能的任務,尤其以兄弟飯店最投入。1984831日兄弟飯店隊正式宣布成,首批球員包括李居明、陽介仁、林基豐、黃光祥、黃廣琪、許錫華、王俊郎、張永昌、高明順等,總教練曾紀恩。那時甲乙組有升降制,19853月連勝甲組最後一名的台中體專隊兩場,晉升為甲組球隊,當時連洪氏三兄弟洪瑞麟、洪瑞河、洪杰都列入球員名單。一年後,1986426日在甲組成棒聯賽奪魁,不到兩年成為棒壇雄師。企業化經營,梅花黃衫標誌,賽後排隊向觀眾敬禮答謝,以及老教頭曾紀恩拍掌暗號,都是國內首創,得到廣大球迷的好評。

在球員大量出走,而大都企業對棒球經營不感興趣,球員為將來的出路憂心時,兄弟飯店讓人在暗夜中看見一絲希望的光亮,大老闆洪騰勝更極力為台灣職棒催生。而早在1984年就出現職業化的呼聲,嚴孝章生前曾說,美國道奇隊已同意協助台灣成立職棒隊,在當年嚴理事長的規畫,是成立一支或兩支職棒隊,加入日本的一個聯盟比賽,主場設在台北。同時,日本太平洋聯盟也初步同意我國職業隊加入。類似加拿大多倫多藍鳥隊加入美國聯盟,或以前蒙特婁博覽會隊(現已轉到華盛頓國民隊)加入美國國家聯盟一樣。

現在看來,這點子是很可行的,以當時中華藍、白隊的實力,再補些外籍選手,是夠日本一軍水準,再補二軍的員額,大約是台灣成棒前一百名的選手可以入列,當然包括在日本打社會隊的國手在內。如此對業餘棒球兵源的衝擊小,球員在中華隊外,有另一個奮鬥的目標,解決球員出路的困境;不斷和日本職棒比賽也可提昇水準,並學習日本職棒的經營。但後續並沒有發展下去!我猜,可能和國家尊嚴有關,或許政治層峰會認為,這豈不成了日本的附庸。可惜啊!

直到19891023日中華職業棒球聯盟正式宣布成立,兄弟、味全、三商、統一4支職棒隊,將台灣棒運拉向職業時代!但也是另一種紛亂的開始。它讓旅日球員回流,談薪就是一個很大競爭;職棒聯盟和棒協爭人,也要靠錢!為前途,國手都先想進職棒隊,比較有保障,棒協為留住國手,也只好先用簽約付薪制與奧運得牌大獎金,來擋職棒搶人。

80年代末台灣棒運轉型最大的特色,是錢鬥!任何一個環節都得靠錢打通關,台灣棒球從農業式的民粹,邁向利益導向。只是環境和制度的建構,在原地踏步,到今天老問題還是老問題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