瘦菊子燦爛的球季
關於部落格
  • 858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速度、盜壘與犧牲打

我不了解火腿隊無法拿來當例子,僅就犧牲短打與盜壘的關聯性而論,兩者不一定是成反比。我們先來談犧牲短打(sacrifice bunt),這經常引起很多爭議。在我從小看棒球的記憶中,台灣百分之九十的球賽都有使用短打,變成一種習慣,像是台灣比賽固定的一部分,很少有人質疑或反對這項戰術的應用。到80年代中華隊到國際賽見世面,以中南美球員的速度,製造安全觸擊、虛觸實打或虛打實觸,讓守方應變不及而達成上壘的效果。在棒球攻擊上來說,是積極式的短打戰術。近年由於看大聯盟的風氣比較普通,相關數據研究多,觸擊受到的質疑也多了起來。

不論是神風特攻隊似的必死型觸擊(只為推進壘上跑者,不強求打者上壘)、想造成上壘的突襲式短打或強迫取分式的觸擊,我想速度都不可或缺的!也就是說,只有消極的打者才會使用必死型觸擊,任何打者不論擊出什麼狀況的球,點在投手面前的球也好,高飛球也好,打者都該以全速往一壘衝刺,哪有必死的!守方暴傳、漏接、一壘手未踩壘或點落極佳的觸擊等等因素,都可能因打者的速度安全上壘。台灣球員在一般比賽太缺乏積極上壘的心態,才為人所詬病,何況呆板的犧牲觸擊,守備的防範是好整以暇的,變成雙殺等於奉送對手兩個出局數。

而盜壘需要速度不必太多解釋,當然也有所謂智慧型盜壘,在投手疏忽時又投了慢速變化球,就算速度不快的跑者也可能盜壘成功,像老投手Greg Maddux曾在投手認定他不可能盜壘的狀況下,出奇不意地盜壘成功。

速度只是盜壘的基本條件,其他還包括對投手投球動作與心態的了解、牽制的流暢性、如何拿捏離壘距離、捕手今天狙殺狀況及跑壘技巧等相關因素的連結;盜壘讓比賽有張力和壓迫感,很能滿足球迷的刺激感,也是球員速度、鬥智及傳球能力的展現,具有高度的觀賞性。

若從實用性而論,我個人不太愛盜壘戰術。第一,因為和二遊的瞬間衝撞頻繁,受傷機率高,擅盜壘者通常是二遊或中外野手,寧願他的速度用在較大的守備範圍,沒收一支二壘安打,也不要因為盜壘受傷,讓一壘安打變成二壘安打;第二,除非盜壘速度和技巧高明到一種境界,成功率特高,否則盜壘成功與否,經常是50/50,一部分牽涉到二壘審的移位、站位的準確性及自由心證的判決,所以常見盜壘失敗者氣得和壘審爭議,或二遊與壘審抗議,因而盜壘的冒險和幸運成分不小。與其盜壘不如跑打或打跑,避免雙殺或推進的機率要強些。現代的比賽純盜壘的現象在減少,也和它可以擁有的掌握度低有關,而且跑打或打跑還有安打的可能,比起盜壘或觸擊,創造更多不斷上壘的機會。

這些要細講,可以出一本書。總體而言,沒好速度不會是一流的球隊,棒球是包含快慢的節奏,但速度快對揮棒跑壘、投球、守備都是加分的,當然也包括觸擊和盜壘在內。我贊成用突襲短打、虛觸實打或虛打實觸,不如自由揮擊,因為自由揮擊,安打的機率並不低於觸擊。當然這也有很多不同狀況要討論,比如分數比、第幾局、好壞球數、壘上跑者、打者狀況、比賽的重要性等等,都得列入考量。在「奶茶的棒球研究所」有篇「怎麼看戰術?講得滿詳細,大家可參考一下。而我也贊同nickyang's blog[數據] 怎麼看數字(8)Sabermetrics一文中提到的:「拿大量統計的結果去否定每次play是否該觸擊或者盜壘是不妥當的,整個統計說明的是一個趨勢,過量的觸擊會傷害球隊,但是每一次的觸擊不盡然如此。」

而早在90年代末PTT資訊站棒球數據版翻譯及編寫,引介棒球統計大師John Thorn&Pete Palmer的棒球數據統計研究,就提出觸擊與盜壘的貢獻,像「在Linear Weights的公式裡,盜壘成功與失敗的影響是被估為1-2。這裡的結論也成為美國職棒球評的一個通論:如果你的盜壘次數沒有超過盜壘失敗的兩倍,那這些盜壘對球隊是毫無貢獻的。」

以前就講過,今天台灣棒球水準停滯和研究風氣不普及有關,尤其教練們又不如球迷,像觸擊與盜壘的研究都十幾年了,台灣教練還是以老舊的觀念在運作,那當然不會進步啊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